[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

侨报副5月15日,16日,18日刊连载融融小说:镜头里的关系

送交者: 冰叶2004/05/22 13:32:6 [状元纸巾]


5月15日侨报副发表载融融小说:镜头里的关系(上)

融融

(一)
  灿灿是通过我认识RICHER先生的。那是二年以前,夏末秋初,一个大款包租了
一家酒店的底层。聚会很洋派,很多食品牛肉熏鱼和生菜沙拉等从美国空运过来,
摆在铺了白桌布的长餐桌上,大有一望无边之势。RICHER先生刚离婚,被派到中国
来处理某个公司的财务纠纷,我是他的助手,懂中文,单身。我们坐同一架飞机。
他给我说了离婚的痛苦,我害怕恐怖分子,坐在他的旁边好像有了依靠。两人的距
离在飞机的航程里缩小到零,为中国之行而增添了浪漫情调。
  灿灿姓付,是我大学同学。我出国的时候,她考取了研究生,后来在国内的政
府机构当会计。那个聚会上,灿灿穿一件金黄烁片织成的旗袍,和那个大款主持人
眉来眼去,一会儿吃他盘子里的水果,一会儿割一片蛋糕用自己的叉子送进大款嘴
里。直到发现RICHER搂著我,才把注意力转移过来。
  眯眯,你回来啦!她假惺惺给我一个拥抱,那种手臂搭在肩膀上,碰一下耳朵
的架势。然后要我介绍RICHER。老板,我说。老板好!灿灿给了一个真拥抱,扑过
去失去重心的那种,差点让她的高跟鞋折断了后跟。RICHER身材很魁梧,灿灿苗条
的身体贴上去,好像一条金色的蛇挂在RICHER身上。
  我和RICHER在中国是缠缠绵绵的恋爱关系。白天一起工作,我翻译他处理。晚
上出去休闲,逛马路,看演出,听音乐会,参加PARTY。双方都比较从容和自律,没
有飞机上那种站在悬崖峭壁前的危机感。再说利用工作机会谈恋爱,在我们公司是
禁止的,只能偷偷来。到了美国,我的恐惧感消失,他也不象以前那样失落。我们
的关系从亲密退向友谊。二个月后,灿灿来美国读书,RICHER说,他们准备结婚了。

  好个灿灿啊,手脚真利索!我当然祝贺他们,好像我和RICHER之间什么事情也
没有发生过一样。说实话,真要我嫁给RICHER,我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呢!他胖得太
早,反映迟钝,有点死脑筋。这当然是马后炮风凉话。RICHER从来没有向我求婚,
从飞机上我们抹黑作爱到聚会上遇到灿灿,不过二十天的时间,要说谈恋爱,恐怕
还是他们的时间长。
  有趣的是,他们蜜月过后不久,RICHER就被裁员了。灿灿跑到我这里来苦诉,
说没想到嫁了一个下岗的洋鬼子。灿灿送给我一个报复的机会。看著她红眼睛里泪
汪汪,我心里是得意的。可是我不忍心落石下井。我说,灿灿,别担心,美国有良
好的失业救济制度,我甚至算出了RICHER的失业金多么丰厚,而且可以拿一年。灿
灿挂著眼泪笑了,她说,那我还读什么书啊?休学一年,到处旅游,把RICHER的失
业金吃光再说。
  RICHER和灿灿都很精明,两人一拍即合,飞速结婚并不奇怪。后来我才知道灿
灿买掉了国内的小别墅,这栋别墅是大款送给她的礼物。她用这笔钱给RICHER的新
房子付了头款,当作娶她为妻的条件。RICHER离婚时被前妻分掉一半的财产,曾经
向我抱怨这个女人非常贪婪。灿灿如此慷慨大方,正中他的下怀。如果在我和灿灿
之间让他选择,对他来说,中国女人都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我拿不出这笔钱。

  后来我才知道,灿灿搞了一个跨国交友俱乐部,我是他们的第一个对象。
(二)
  他们的环球旅游计划,我相信RICHER完全是为了应付灿灿而制定的。因为根据
政策,失业金每个星期付一次,没有本人签字不能取款。失业者在领钱阶段必需填
写没完没了的求职表格,RICHER心里很清楚,他根本不可能长期离开自己的住处。

  灿灿来找我,带来一个视像镜头,说是装在电脑上面,每次拿到支票,拿到镜
头上给他们看一下,然后要我模仿RICHER的签名,把钱取出来,并给我一笔佣金。

  我说我很笨,这种事情办砸了可担当不起。科技新玩具我一窍不通,拿回去吧。
灿灿秀眉高挑,脸露愠色,扔下一串话,悻悻而去。她说,把你当作最值得信任的
朋友才来找你。举手之劳,外加报酬,别人求之不得呢!
  事后RICHER约我在咖啡店见面,要我收下视像镜头,外加一个微型麦克风,说
是送给我的礼物。出於好奇,我收下来了。正好是情人节。
  RICHER没有出国,灿灿独自走了,带著他们俩合用的信用卡。
  灿灿走后,RICHER要我上网和他在镜头里见面,说有些话必须在无法接触我的
时候才能说,非常非常重要。那天晚上我看到镜头里的RICHER消瘦了些,正在对著
麦克风讲话。
  眯眯,看见我了吗?
  看见了。
  我也看到你了。眯眯,你好吗?
  挺好。
  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
  别说了,有什么对不起的?
  他开始回忆飞机上的事情,而且表现得很有感情。他说有你在身边,我就睡不
著,就想把手伸过来。你的皮肤实在太光洁滑润了。
  我说,灿灿比我好,聪明能干,你们俩很相配。我有点幸灾乐祸。潜意识里,
我确实想报复灿灿,还没有找到好的机会。
  他说经常想我。还说,如果我愿意,他想在镜头里亲亲我。
  虽然,我对RICHER已经没有兴趣了。但是,还是说了愿意。於是他把嘴巴凑近
镜头,要我把脸贴上去。我们就这样远距离地亲了一下。
  眯眯,你能帮我做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灿灿回中国,你和她联网好吗?象我们这样互相能够看见?
  行啊,只要她愿意。我说。
  你帮我注意她周围有些什么人好吗?
  我怎么看到他周围的人呢?
  通过视像镜头啊。
  她怎么会让别人出现在视像镜头里面呢?
  眯眯,我看到过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镜头里面。
  什么时候,嫁到美国来以后吗?
  是啊,她的电脑在书房,我的在地下室。那天我去书房找东西,看到她在和一
个男人说话。
  真的吗?她知道吗?
  不知道。我没有问她,马上退了出去。我想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呢?我心里想,说不定就是那个送给她别墅的大款,
两人藕断丝连。
  你把照片拍下来,我要看看是否同一个人。
  RICHER,你怎么啦?你们出现感情危机了吗?
  没有,没有,我只觉得好奇。
  RICHER,你听我说,灿灿是你的太太,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干这种偷鸡摸狗的
事情。
  眯眯,你误解了,也许哪一天你看到有男人在她的镜头里,反而变成了好事情
呢?
  我听不懂你的话,RICHER,晚安!我关机睡觉去了,心里却很想看看灿灿身边
的男人。RICHER为什么说,有男人在灿灿镜头里反而变成好事呢?

5月16日侨报副刊发表:镜头里的关系(中)
融融

(三)
  RICHER下岗以后,他的业务都堆到我这儿,每天上班象机器一样淹没在数字的
海洋里,不能出一点差错,神经蹦得快要断了。我希望自己也能象RICHER一样,不
上班还拿钱,简直象神仙似的。我们公司多抠门啊,用我的低工资顶RICHER的高工
资,打的什么算盘!
  回家吃点东西,常常在沙发上看著电视就睡著了。有时候没换睡衣也没刷牙,
一觉睡到天亮。有天晚上,我突然想起一个客户的资料不全,白天忘了联系,赶紧
写E信。打开电脑,看见RICHER也在网上,他要我开视象镜头。RICHER说,你找到对
象了吗?晚上怎么不在家过夜?我说,你在说什么呀?我天天在这里过夜。他说,
给你打电话也没有人接。我说,怎么会呢?你等等。我拿起电话,果然一点声音都
没有。我说,电话坏了,我的天啊,我根本不知道。心里暗自庆幸现代化办公主要
靠电脑,否则,不知道要漏掉多少信息,失去多少联系。RICHER说,噢,我还以为
你怕受打扰,把电话掐了。
  第二天晚上,他来帮我修理电话,是接触不好。然后他给灿灿发了一个EMAIL,
说眯眯要上网和她见面。不一会儿,灿灿的脸蛋就在视象镜头里出现了。RICHER躲
到门后面,说,别告诉她我在这里。你和她聊天就得了。
  灿灿打扮得很漂亮,浓妆艳抹,带著大耳环和闪闪发光的金属项链。
  眯眯,你好吗?她一边打字一边说。
  忙,忙死了。
  我说呢,眯眯的神采怎么不见了,看你蓬头垢面的样子。
  都是你HUSBAND(丈夫)的错。我瞥一眼RICHER,他的脸色即刻紧张起来。
  我老公怎么啦?灿灿的神色也变得很不自然。
  他下岗,我倒酶。一顶二,累死啦!
  哈哈,这么说来,我们是因祸得福啦。
  可不是么,我叹气道,没时间和你绕舌头,要睡觉去了。
  哎哎,眯眯,别走哇,你干吗不象RICHER那样下岗算了。
  我可没他的福气,还在往天花板上爬呢!我说。
  她在镜头里笑了,说,眯眯,我刚从法国回到北京。
  玩得开心吗?
  当然。你要看我的照片吗?
  好吧。我说。对於她的照片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不能不装出喜欢的样子。

  你等等,马上传给你。
  我从视象镜头里看到她侧过身去,就在她移动身体的时候,我发现背后有个男
人,背朝镜头。面对窗口。我赶快朝RICHER招手,RICHER猫著腰过来,蹲在我的椅
子旁边,可惜那个男人很快消失了。RICHER干脆躺在地毯上,靠在我脚边。
  灿灿在法国拍的照片,风景都被她的身体挡住,张张如此,毫无情趣。看著看
著,眼皮渐渐地垂下来,我困得不行,趴在写字台上睡著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概不知,睡梦中我在一口井旁边,井里有灿灿的笑
脸,有人要把我拉下水。我一番挣扎,把自己弄醒了。这时我才发现是RICHER在拉
我的裤管,我瞪了他一眼。他示意我看镜头。噢,镜头里灿灿还在换照片。这会儿
不仅是她个人的,还有合影呢!男女都是法国人。
  你还没有完啊?我揉著眼睛问。
  快了,这是最后一张。她说,瞧这小伙子,英俊吗?
  我踢了踢脚下的RICHER,这会儿他看到了。
  英俊,英俊。
  灿灿说,好了,休息去吧,好好打扮自己,我们周末见。
  RICHER没有回家,睡在我这里。他说,眯眯,你需要男人,需要保护和分担。
我心肠一软,便和他作爱了。他骑在我身上时,我说,这样做对不起灿灿。他说,
长期分居,我们都有在外面做爱的权利。我的妈呀,我说,你们可真大方啊。
(四)
  这次做爱不象在飞机上那样偷偷模模。RICHER简直把我当宠物一样,抱在心口,
含在嘴里。我在RICHER的怀抱里流了很多眼泪。这些日子,除了工作和吃喝拉撒,
我好像生活在地狱里一样。阳光海滩森林小鸟,微笑和运动,都离我很远很远,更
没有身体接触和性交的欲望。这时我才知道自己低估了灿灿来美结婚,抢走RICHER而
对我造成的心理创伤。按照美国人的说法,我患上了忧郁症。要不是RICHER的爱抚
和激情,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精神上到了生不如死的边缘。昔日的固执和独立
被泪水缓缓地冲走,剩下一个娇弱无骨的小女人。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RICHER已
经走了。
  那个周末我去了美容院,从脸部清洁化妆到头发整理都交给了专业人士,化掉
几百美金。同时穿上紧身的针织短套装,与裤腰即分即合,裸露的腰部随著体态的
变化时隐时现。RICHER星期天来看我,一把抱住说,眯眯,你真迷人啊!你得天天
如此!
  天天如此?我哪有那么多时间?
  会有时间的,会有时间。RICHER说,如果男人天天说你是天下最漂亮的女人,
你就有时间了。
  我笑了笑,心里想,这倒也是,扔了几百美金,确实是为了报答RICHER对我的
爱护。让他把一个黄脸婆抱在怀里,嘴上亲著心里并不舒服,实在说不过去。现在
灿灿在国外,RICHER就是我的了。那天晚上,他要我向灿灿显示魅力,我便答应了。
坐著,站著,近距离,远距离,象模特儿一样地表演。
  我说,干吗呀?RICHER说,让她给你找对象。
  找对象?我说,她在中国,为什么要我到那里去找对象?RICHER笑著说,现在
是网络时代,网上没有地域差别。我翘起嘴巴假装生气,娇滴滴地说,原来你想打
发我呀?那么你还留在这里干吗?我找对象不要你来操心。我把门拉开,做了一个
请他出去的手势,扭过脸去,看也不看他。
  眯眯宝贝,我道歉道歉,再次向你道歉,我的意思是,你不找到对象,我不放
心,只要灿灿不回来,我不会离开你。
  我说,RICHER别说找对象的事情好吗?我们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
  他答应道,好,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
  大概就在这时,我做出了要报复灿灿的决心。我说,RICHER你要我做什么,我
都听你的。你看我,这样对著镜头笑,近景。然后退一步,侧面,半身,行吗?
  行!很好,再退远一点,让她看见全身。
  我演习了好几遍,直到RICHER满意为止。
  我说,RICHER,你用我的照相机把照片拍下来吧!他接了相机。我说等到与灿
灿联网以后再拍。
  灿灿,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哎呀,眯眯,今天你好漂亮!
  是吗?我有男朋友啦!我对灿灿讲中文,RICHER根本听不懂。真的吗?灿灿眼
睛瞪得老大。
  你不相信吗?你等著,看他给我拍照片。
  於是我在镜头面前表演起来。RICHE蹲在地上,转换角度,按著相机。闪光灯不
停地眨眼睛。灿灿的笑容越来越强硬,那张脸好像□像馆里的假人似的。



5月18日侨报副刊发表:镜头里的关系(下)
融融

(五)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要过年了。RICHER说,灿灿去了泰国,我和你一起过圣诞
节和新年。於是阳台上吊起了五颜六色的彩灯,客厅里竖起一棵顶天立地的圣诞树,
喷上泡沫假雪,然后绕上眨眼睛灯泡。空气中弥漫著松针的清香。我感动极了,象
头小鹿似地往RICHER怀里钻,心里想,RICHER是对的,我需要一个温暖的家,需要
一个象他那样的男人。
  RICHER,我们这样被灿灿发现了怎么办?他说,我用你的电脑和她联系,只要
她不回来,怎么发现得了?我说,那么如果灿灿住在别的男人家里,用他的电脑和
你联系,你随她去?RICHER说,眯眯,我的好眯眯,不要问得太多,好不好?
  嗯。我对RICHER百依百顺。
  圣诞前夜,公司只需要干半天。早上一走进办公室我就觉得头痛,本想拖到午
餐时间,想想还是回家吧。晚上RICHER要来,我们准备在客厅里跳舞,播放音乐,
然后打开各自的礼物。我给RICHER买了一个热炒铁锅,二本中国菜谱。他多次提及
要做中国菜给我吃。
  到家开门,忽然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吼吼声,象哭泣,象干嚎,又象一个声音沙
哑的人在自说自话。我轻轻掩上门,急中生智一把抓了咖啡桌上的电话,躲进客厅
旁边的壁橱里拨了911。我说,总机我是单身,今天回来发现屋里有人。对方问,是
谁?不知道呀,我说,否则怎么会给你们打电话?我用手蒙住自己的嘴,生怕声音
传出去。对方说,你现在哪里?我说,躲在壁橱里。总机问了我的地址和姓名,关
照我躲在里面不要出来。我说,你们一定要派警察来救我呀!一边说,一边眼泪鼻
涕都流出来。
  壁橱里储存的都是清洁工具,吸尘器,拖把和扫帚。地上有两个畚箕,一个塑
料的,一个铁皮的。我把铁皮的拿在手里。旁边有一个烫衣服的折叠平台,我用它
象盾牌挡住我的身体。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壁橱里,我胡思乱想。此人不象歹徒,
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这一生没有仇人。除了鬼,还有什么谁要来我家哭
泣?是不是大陆的亲友遭到意外?越想越可怕,头痛欲裂。
  等啊等,没有时间也没有光线,等了老半天,警察还没有来。
  RICHER,我想起了RICHER,RICHER你在哪里?电话就在旁边,是否要向他报告?
晚上该来还是不来?壁橱里太黑了,我得正摸著号码拨。7,4 ,6,拨到一半,突
然闪过一个念头,RICHER知道我的备用钥匙放在门墙外的花盆底下,屋里的男人不
会是他吧?哎哟!警车来了,警报声乌拉乌拉从远处传来。我不得不再给911打电话,
我说,这是三十五街一百零八号,警车快到了,请转告他们不要破门而入,我怕歹
徒把我当人质。总机说,不要著急,不要著急,我给你查一下。我说,还查什么呀?
赶快呼叫警车不要闯进来。总机说,联系上了,警察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正在对面
的制高点上观察你屋内动静。
  噢,那就好。需要我配合吗?
  总机说,现在还有人在里面哭泣吗?还有其他声音吗?我说,你等等。随后把
壁橱门打开一条缝。竖起耳朵,听了好一会儿,什么声音也没有。
  总机说,你的屋里有个男人,正在使用电脑。
  我的天呀!我大喊一声,什么都明白了。
  总机说,你怎么啦?出事了吗?
  没有,没有!很抱歉,请警察撤了吧!我知道这个人是谁?
  等我从壁橱里出来的时候,RICHER已经站在厨房里给我做晚饭了。他拥抱我说,
眯眯回来啦?看我给你买的炒面,还有中国红色烤肉(叉烧),喜欢吗?
  你怎么自己进来了?我说。
  想给你一个惊喜!
  你没事吧?
  我挺好。他笑容满面。
  我把他推开,说了声“头痛”,便走进卧室倒床而睡。一场惊虚倒把头痛给治
好了。
(六)
  望著雪白的天花板,我看到了汪洋大海。无数眼睛漂浮水面,随著波浪翻腾不
息。那是RICHER的眼睛,蓝得混浊,看不到底。眼睛张著,瞳孔敞开,里面是一张
相同的女人脸。这张脸似曾相识,在大学的课堂里,她的嘴里咬著铅笔;在宿舍的
走廊上,她的腰肢左右摇摆;在洋气的PARTY上,她变成了一条美人蛇,绕在RICHER身
上。如今她把RICHER放给我,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家家灯火辉煌,宾客满堂。我关了灯,双手合在心口上。到处都是圣诞音乐,
平安夜,金铃声。彩灯穿过百叶窗的缝隙折射进来,在黑色的墙壁上组合成各种浪
漫的图画。星星和灯火交相辉映,如同乐谱上的音符跳跃狂舞。白色的床罩上交织
著银色的月光和百叶窗的阴影,床罩上有一对眼睛,那就是我。眼睛闪著红光,裹
在晶莹的泪水里,扫来扫去。我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胸闷,急促的呼吸,
一种感觉爬上来。吼,吼,RICHER骑在我的背后,吼,吼,他喊著,我叉开了双腿。
吼,吼,他进入了我的身体。吼,吼,他抱著我喘息。我翻身而起,冲向隔壁的工
作室。
  RICHER!我喊道,RICHER!我到了客厅。RICHER!RICHER!回声四起,整栋房
子呼喊RICHER。记不得他是否来敲门向我告别。RICHER消失了,我得把他找回来。

  我里里外外寻找著,寻找他留下的任何纪录。照相机,摄像机,视相机,化妆
镜,放大镜,望远镜,都被找了出来,堆在一起。镜头里有我,也有RICHER,镜头
是真的,我和RICHER却是虚假的关系。
  我拿起了电话,对著9和1看了又看,要不要拨911?要不要?我怕再出误会,给
人节日恶作剧的坏印象。电话里储存著RICHER的号码,手指一点,对方铃响。
  哈罗,圣诞快乐!哈罗,哈罗!新年愉快!一个女人的声音,得意的心情,开
朗的口吻,那是灿灿!
  我的手象被烫著了一样,把电话摔到一边。原来灿灿并没有离开美国!我拆下
电脑上的视象镜头,开车直奔警察局。去报告,去坦白,还是去报复?我不清楚。
反正我得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否则永远败在灿灿手下。
  终於下雪了,那是圣诞节的眼泪。
(全文完)



加跟贴:
名字: 密码: 按这里注册

主题:

内容:


[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