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

4月23日星岛日报发表刀客文章:拥抱父母

送交者: 冰叶2004/04/23 10:1:50 [状元纸巾]


4月23日星岛日报发表刀客文章:拥抱父母

力刀

咱中国人爱深沈,爱讲究含蓄,有啥都好憋在心里。哪怕是与你最爱的人相见或分
别时,都特能忍--忍著那撕心裂肺的痛苦,忍著那兴奋无比的快乐。老美呢就比
咱们开放洒脱得多。是爱是离愁,毫不隐瞒地表现出来。
这是我的经历。
89年底到加拿大。当时离国急迫,连怀孕7个月的夫人都没能来得及再见一面道个别,
在北京拿到签证就奔回武汉办出境卡。拿两瓶茅台打通驾驶员买到了从武汉到上海
机票,飞到上海赶上了老板给预订好的最后一趟上海至多伦多航班(因六四事件,
加方中断了此航线)。从在京拿到签证到武汉办完出境卡到上海再到多伦多,全程
四天三夜之内完成,真个仓惶出逃如林副主席温布而敦之行。
老婆孩子是一年半之后才团聚。那时俺工资才每月1000加元,拿到手也就700加元。
等她们娘俩来时俺买机票后银行还剩5000元,这期间和她及父母通话电话费用了一
个月的工资有余。那时国际电话价格:第一分钟是5加元,以后每分3加元!真是拿
著跑表看著表打电话啊!就不细说俺咋过的日子了,有一个月的伙食费才23元。电
话信件费一直是比伙食费高的。她娘俩来后半年俺就和弟弟夥著把父母也接来住了
一年。那时心想这辈子好不容易出来,非得让父母也能见识一下这北美。
但留学生活的艰难和文化差异的冲击使得老人心理上难以承受,久了也与周围同学
情况一样,闹气闹矛盾。老人最后要回去。在机场分别时,在进通机道门口,母亲
痛哭,俺也难过,最后实在忍不住,用力拥抱著母亲失声成一团,我们已是最后登
机的人了,门卫看著,最后拍了拍俺肩膀:孩子,你把他们送进去吧!俺听了,抹
把泪眼连声感谢,拥著两老人把他们送进机舱,到座位上安顿好,最后亲了亲父母,
才离开机舱。
到门口和那位让俺进机送行的警卫人员紧紧握手道谢,他轻问了一句:Boy , Feel
Better?俺抹了把泪,直点头。
三年后到美国工作,经济情况好多了,就又把父母接来。在芝加哥奥海尔机场接机。
在出关的玻璃门外等了很久,人都差不多出完了才远远看到他们慢慢推车过来,禁
不住摇手呼喊,他俩也看到了我,一著急走快了,行李掉下推车,他俩吃力地重装
车。俺急的直挠头跳脚。这时,一大个头黑人门卫看到了,对俺说:孩子,你可以
进去帮一下!并为俺开了门,俺连声谢谢,冲进去迎接父母。我坦然地拥抱著老人,
我清楚地感到母亲的肩头在颤抖。霎那间,我体会到他们是那样苍老衰弱,心里那
滋味真是无法说。推著行李车出来,看到那黑人大个子警卫,和他一个HUG。他拍著
我的背说:Good Boy!
只有这时,你才能真体会到“相见时难别亦难”这句话的份量。我们是父母拥抱著
长大的,可当我们成人后,一生中我们又有几次拥抱他们的机会呢? 希望各位也能
有那种拥抱你父母的感受,那拥抱使你和你的父母都会感到好受些--即使在痛苦
的时刻。
朋友,不必深沉,不须羞涩,坦然拥抱爱了你一辈子和你也所爱的亲人们吧。



加跟贴:
名字: 密码: 按这里注册

主题:

内容:


[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