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

《我多希望你能抚着我的伤口,看着你为我低低的抽泣》

送交者: 武汉蒋品超2004/02/07 14:57:59 [诺奖百年]


——题记:1991年9月,风声很紧,汉阳监狱全体政治犯因罢工、罢会抗议狱方随意殴打反革命,十一人就有八人惨遭监狱管教干部及干部指使的刑事犯毒打,个个皮开肉绽,遍体鱗伤,并被拖入肮脏、狭窄、臭比可闻的禁闭室禁闭。我被整整关了秋冬两季,直到除夕,才在冰雪中被接回监舍。其间,我的大学女友高玉梅来看我,被拒。当时我满背是伤,不能仰卧,只能在水泥木铺上趴着。李海涛托外劳告诉我说高玉梅来过,没能接见。我想着她又会为我担心心碎的样子,于是写下此诗。

从心
到体
我无处不淌着血迹

镣铐
电击
超负荷的体力
钢刀一样的主义
梅,他们把我折磨得
已没有半点力气

门外大雪纷飞
天寒地冻
禁闭室茅坑、餐位、睡处蛹在一起
就是这样
也不足六个平米
空气如此潮湿
臭味象针一样刺鼻
薄薄的囚被
压上了全部的囚衣
在无垫单的水泥木板铺上
我拳着身子
呵着手
还是禁止不住身不由己的战栗
梅,我好冷啊
他们打出的伤口
在脊背和脚趾
现在在冰冷里
也已经麻木
我的手触过去
象是在触别人
不是在触自己
梅,我甚至怀疑
我已经死去

梅,你嘱咐我
遭了这大罪
以后应该懂得
该怎样对自己保重
不要再惹麻烦
让你心痛
可是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从头部
从足以致命的头部
电棒之下
他翻着白眼
张大的嘴
喊不出话语
我们伸出的手
他已辨不出五指
场面那样恐怖
他其实是无辜的啊
他同其他的刑事犯一样
只在门口坐着
风声太响
他并没听见他们要来查监的敲门
他们硬说他故意拒政府于门外
偷偷摸摸
在里面违规违纪
电棒如雨
他倒下了
口吐白沫
他根本都来不及辩护

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在他的胸脯
他那样惨叫
象被宰
却没被宰死的狗一样尖嚎
他是无助的
刑事犯把所有的塑料粉末
都要他一人扛完
而自己
却站在一边
拿他开心取乐
他来自湖南
书生的体魄
都很单薄
他做不了
他就负气回监
干部听信汇报
批他抗拒劳改
他不服
他们就指着刑事犯
拳打脚踢
要将他整服
凄厉的叫唤
你听着了
你的心会象在被有人撕一般

梅,他们打了我的难友
是打他的嘴巴
他的血殷红的从嘴角滴出
他其实是好意的
是拿扫帚
去为他们的办公室扫地
可是他触犯了监规队纪
政治犯
不能够一人单独行动
必须三人以上排成一字
而且还要有刑事犯组长带领
才可出入
他们打着他
打得他瞪大眼睛
站着在那里
八尺男儿
在学校不曾对着自己的领导和学生
流过泪
在监狱却望着大字不识几个的刑事犯组长
挥过来的拳头
忍不住哭
梅,他不是嘴疼
他是心疼啊,梅

一日之间
十一个政治犯
就有三人遭毒打
梅,我在他们中间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啊
我们吃饭、睡觉、走路、做操
进铁门翻料、划料、扛着八九十斤的胶卷做工
在猪圈一样的会场被洗脑
甚至蹬茅坑拉屎上便池拉尿
我们都在一起
你送来的咸蛋
会是他们饭盘里的佳肴
他们带进来的香烟
也不会忘记先给我几包
我们是相濡以沫
难解难分啊
我们眼睛里冒出的泪都是一样
骨头里流着的血更是相同
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亲兄弟啊
我不能对他们不管不顾
政府拿法律拿牢房拿一群刑事犯
拿几个对天下不管不问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狱吏
孤立我们
困死我们
用一种奴隶踩着奴隶之中的奴隶的残忍
要将我们的意志磨灭
在魂魄无法有意志的时刻
在生命处于生存的最最边缘
他们遭的罪
就是我在吃的苦
梅,我真的不能不管不顾啊

梅,我们罢工了
也罢会
自然,我们被隔离了
也被无情殴打
梅,我没有遵守你
我又进入了一场现实生活的正剧
我不想当正派
正派太苦,会让你受累
而它没有导演
而他们又把自己随意刻划
他们不让恶毒低于鸠三
我们的遭遇
当然太难强过李玉和
可是,我们什么时候会是生活中的正派
他们什么时候又是现实社会的反派
我们就这样被当成他们
拳头、电棒用来练习他们体能的靶子
合理合法
被当成他们在奴隶的日子里
捕捉做奴隶主的快感与舒服的工具
号哭也无济于事

我不知道
他们是否真就在我们身上
找到了做主人的感觉
而我们,至少我
是凝住气
在他们的发泄中
体会着我的发泄
我是在让我的无力
成为力量
在受虐中
换来他们的不安,苦恼与恐惧
梅,我知道这是错的
我没有珍惜自己
我知道这又会让你难受
梅,可是
我有多苦
我们有多苦
你不会知道
我也不曾知道

不要说前程已不可能再有
不要说朋友已不可能再聚
不要说失去的青春不可能我为你再去重复
不要说我们付出的孤零零的寂寞
不可能再有几人为我们记起
就是我们心底的声音
我们要向谁喊出的话语
也没有可能有谁来理
这是能让活着的生命
其实死去的最残酷的冷啊
我们不甘心
我们象几只荒原中的孤狼
面对着四周围一片冷冷的荒凉戈壁
拖着生命赋予我们的一条长长的舌头
在死亡上行走
大沙漠呜咽着死亡的声响
而我们相依为命
我们眼见无情的荒漠就要将我们慢慢的吞没
我们在拼上身体里仅有的愤恨
不甘心死去

梅,我知道自己错了
可是我禁不住
我知道那是傻事
可是摆不脱它的引力
梅,我好累呀
我多想回到你的怀里
安静的休息
梅,我好累啊
我多希望你能抚着我的伤口
看着你为我低低的抽泣
梅,一定不要责怪我
又对你做了一件傻事
1991/12汉阳监狱



加跟贴:
名字: 密码: 按这里注册

主题:

内容:


[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