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

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送交者: 安田2004/03/26 17:10:37 [独立评论]


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看这网上人云亦云的看客,看着那些名家大腕们站在法制人性的角度对马加爵的无情鞭挞,安田不由得挺身而出:马加爵,我为你辩护!

我知道,这是绝对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作为被告人的马加爵自己都已经放弃了聘请律师的权利。按照记者的话说:他这是一心求死。那么,何必再费那个精神为他辩护呢?

但是难道我们不应该更认真地想一想:为什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却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为什么一个人会连求生的欲望也没有呢?是什么把一个获得过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二等奖的好学生引导上了一条不归路?

看着满天的评论:心理问题,心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哈哈,一个人天生就是精神病人而且二十几年也没有被发现吗?马加爵的心理问题,又是由谁造成的呢?

仔细看一下他的审讯记录吧。在谈到为什么要杀人的时候,马加爵说:我觉得他们都看不起我。为什么这样呢?他又说: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穷。

是啊,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这就是马加爵的身世。去他家采访的记者是这样描述马加爵的家庭的:马加爵的家在一个小镇上,他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老实到面对媒体的一再打扰,仍然会说“大老远来,你们不容易”。在种地之余,他们靠给人缝衣服、熨裤子贴补家用。当地农民的年收入非常低,马家的收入算是中下等。

而马加爵的同学,显然是另一种境况:在冬天温度比较低的时候,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经给马加爵一二块钱,让他替自己洗衣服。为了钱,马加爵洗了这些衣服。

我们无法了解马加爵为了两块钱洗衣服时的心情。要知道,也许正是这些衣服的主人平时极尽了嘲笑讽刺之能事,甚至就是那个“曾在马加爵的被子上撒尿”的同学的衣服,也未可知。这一切,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的内心世界的震撼,可想而知。

这里,安田并非想指责受害者平时的作为。正如马加爵不是天生的杀人狂,和他同宿舍的同学也决不会是天生的嫌贫爱富者。他们的观念,都是后天环境熏陶的结果。

为什么,一个农村的孩子会自卑?为什么穷人家的孩子会被人瞧不起?为什么,同样的公民可以有贪污成千上万而被人欣慕,而另一边面啃泥土背朝天的农民却连供养儿子大学的钱也出不起?为什么,开着宝马的骚妇敢说“我压死你”并付诸实施,而被压死农妇的家庭被八万块钱堵了嘴?

难道我们还要问下去吗?那么就让我再问最后一个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为什么走到今天这一步!

今天,如果我们仍然把这起杀人案当作马加爵和他同学的个人恩仇处理,那么明天一定会有第二个马加爵第三个马加爵出现。其实,在马加爵之前,不是已经有了黄勇、杨新海吗?他们也都杀了不只一个人。他们也都来自贫穷落后的农村,他们也都是穷人家的孩子!

按照某些心理学专家的术语,这些农民的孩子都经历着城市对自我的异化。是啊,多么地简单!因为他们在这样异化过程中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所以悲剧就此发生。甚至,有专家面对摄像机的镜头,大言不惭:“如果他出身于一个富有的家庭呢?如果是在昆明度过自己的童年呢?或者,如果他没有那么幸运地考上大学呢?……”

哪里有这么多的如果?如果了一个马加爵,难道你能够如果得了中国的十亿农民吗?甚至在这里,还假设出一个幸运的不幸运:如果他没有那么幸运地考上大学。难道马加爵们连这么一点脱离农村的希望也要被剥夺吗?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如果,那么一定应该这样:如果我们的农民没有被剥削的那么干净;如果我们的官僚们没有被纵容得那么贪婪成性;如果我们的理想没有被六四的枪声击碎;如果我们把目光从经济增长率转移到关心人民真正的福祉;如果我们不是一党专政扼杀了社会公正的调节能力……

够了!我听到马加爵在囚牢里大声地疾呼:够了!如果你给我一双鞋,当我因为缺少它而无法上课的时候!这才是我马加爵的如果!

是啊,马加爵因为没有钱买鞋,而不得不龟缩在宿舍,逃课几天。谁关心过他吗——一个无权无势的农民子弟,除了耻笑!我们本不应该寻求这样的关心,因为出于个人天性的同情,和这整个社会不公相比,是太过微不足道。难道我们还不可以说,马加爵的心理问题,正是这个让穷人赤贫的社会造成的吗?

当然,有人一定会说:这也不是他杀人的理由,一切应该在法制内解决。与其让他来杀人,不如让他在农村呆一辈子。问题是,如何判断一个农民进了城就一定会杀人呢?是不是应该剥夺所有农民的孩子上大学的机会,我们这个社会才放心呢?

其实我们应该做的,是反思共产党建政以后的农村政策。正是共产党实行对农民歧视的政策,造成了中国的分裂:一个城市中国,一个是农村中国。

中共建国后,就以强制性的国家机器剥夺了人民自由迁徙的权利。更用户口制度,人为地把农民降为二等公民。即使今天,那些城市里下岗工人体会到了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养老保险的苦楚,又有谁想得到,占了我们人口80%的农民一直是处在这样的困境之中?共产党筑就的一道无形栅栏,隔开了城市人和农民的天地,人为地划分出了两个中国。我们城市里的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待在一个被隔离的鸟笼中感到耻辱。我们应该为我们吃的粮食感到耻辱:因为那里面有压榨出的农民的血汗;我们也应该为我们住的房屋感到耻辱:因为就在那墙壁里面,充满了农民工被剥削的痛苦;我们更应该为每年的经济增长率感到耻辱:因为这样的数字后面,掩藏着对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肆无忌惮的破坏。

想一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实!我们没有种族分别,却竟然在同族间也隔离出了这样的一片天地。而即使农民子女中的佼佼者,好不容易走过独木桥进了大学,却还是不得不面对城市子弟的歧视。这哪里是可以自我调解或是找一个心理医生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需要整个国家由分裂走向统一,消灭户口制度,归还人民自由迁徙权利的问题。这也是这个国家,必须把被贪官污吏进鲸吞的钱财追回来,用于农村教育的问题。

在马加爵所遭受的歧视中,一个根本的原因,如他所说:因为我比较穷。马加爵的贫穷是因为他的农民出身。为了给家里省钱,他在课余做苦力贴补家用,而且四年大学只回了一趟家。这是一个多么懂事的孩子!但就是这样一个董事体贴家人的孩子,却走上了一条杀人自灭的不归途。这哪里是这个孩子的错?这是这个无耻社会把单纯的孩子逼上不得不杀人的绝路!

记得小时候,我的家庭也很贫穷。但我从来没有因此而自卑过。我有理想,有希望。即使到了大学,也有奖学金也没有因为贫穷而被人瞧不起过。那时候,我对农民问题还没有清醒的认识。转眼二十年下来,是谁把中国变成了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是谁,一方面极尽盘剥人民之能事,一方面自我放逐醉生梦死?马加爵,当你拒绝律师的无罪辩护时,是不是已经对这个社会绝望?马加爵,当你说“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囚服)”,你是不是希望那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给你的每一个亲人一件这样的囚服?

贪官污吏们,那些“屁股底下坐栋楼,手里搂着下一代”的权势阶层,你们可曾想到,供给你们荣华富贵的社会底层,是一片哀鸿遍野的凄惨图景?你们的巧取豪夺,让这个社会患上了心理绝症。

作为一个生物人,我无法为马加爵作无罪辩护。因为他的行为绝对是不可以原谅的疯狂兽行。但作为一个社会人,我必须为他辩护:因为他也是这个吃人社会的牺牲品。造成马加爵疯狂的原因,正是我们每一个人生活其中的社会。如果,我们继续容忍这个社会不公正地对待它的80%的成员,继续纵容这个社会的某些成员的贪婪无度,那么总有一天,我们将面对的不是一个马加爵的悲剧,而是一代马加爵的反抗。

马加爵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问记者:“我的孩子为什么会从一个让村里人骄傲的孩子,变成一个恶魔?我想不通。”

是的,他想不通!因为他没有离开那片被禁锢了的土地。如果一旦有一天,到了外面繁华的城市,看着红灯绿酒的糜烂生活,享受着因为贫穷招致的白眼,他难道还想不通吗?其实,想不通的还应该有他的儿子,马加爵:早知道监狱里有最好的衣服,还有荤菜,何必那么晚才杀人呢?

今天,如果你就是法官,我就是马加爵的律师。请你不要回避我为之辩护的人的眼睛,看着这个5岁就知道帮干农活父母做饭的孩子的眼睛,看着这个靠打零工补贴生活费的大学生的眼睛,看着这个数学竞赛可以得到全国三等奖的优秀学生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凭着你的良知:仅仅是他错了吗?

人死不可以复活,再多杀一个马加爵,也不会让死去的学生复活。悲剧决不会因为惩罚了凶手就变成喜剧。那么,我们何必不怀着慈悲的心,宽恕马加爵的死罪?如果你我的力量都不足以宣判这个社会的死刑,为什么不让一个对整个社会绝望的孩子等待社会变天的一天,让他知道:他的世界原来可以很灿烂。如果我们怜惜那四个死去学生家长的痛楚,难道我们就有理由去剥夺马加爵的老实巴交的父母的最后希望吗?

我相信你的良知已经告诉了你:到底是谁的错。我也相信,你我都没有能力纠正这个错。但我们可以从一点一点的具体事情做起,让希望回头。希望你和我一样从宽恕马加爵开始:让死刑的枪声从社会中消失!因为惩罚绝不会减少罪恶,只会使绝望的人走向暴力对抗的绝路。

Mar 22 2004

++++++++++++++++++++++++++++
马加爵生活琐事合集


“他很自卑,在大学的四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面对摄像机,公安部犯罪心理学李教授紧蹙着双眉发问!


1.马加爵获得“全国奥林匹克物理竞赛的二等奖”。

2.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在马加爵的被子上撒尿。

3.在冬天温度比较低的时候,马加爵宿舍的同学曾经给马加爵一二块钱,让他替自己洗衣服,马没钱就洗了。

4.马加爵在监狱中穿上了他这一生中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囚服。“这是我穿过的最好的衣服”加爵今天说的这句话让在场看押他警察都落泪。

5.马加爵因为没有鞋子穿,在助学贷款没发的几天里光脚,逃课。

6.马加爵家依靠给人熨衣服过活。其母亲丢了100元钱(熨200件衣服的钱),马加爵把100元丢在过道里让母亲捡到!

7.马加爵5000元学费,是从家到学校借了一路借来的。

8.马加爵拒绝投案,也拒绝4位律师免费做无罪辩护,原因是他只求一死。

9.为读大学马加爵已经负债1万元,打零工补贴生活费。

10.马家爵很少吃荤菜.笔者认为,马的老乡成克杰主席,李嘉庭省长制造的社会大氛围,点了马的死穴。

11.马家爵各方面都很不错,数学竞赛居然得了全国第三

12.马加爵5岁时知道帮干农活的父母做饭。

13.与大多数学生不同,他从不问家里要钱。



加跟贴:
名字: 密码: 按这里注册

主题:

内容:


[ 回首页 ] [ 回论坛 ] [ 作者专页 ]